文革被迫害者自白:感谢他们没割断我的喉管

时间:2012-07-05 09:48 责任编辑:ibet国际集团 来源: 点击:

  七十年代末,就在张志新的英雄事迹传遍祖国大地之时,有一个名叫孟氧的“死囚”在狱中给他的女儿孟小灯写了一封长信。他这样写道:“……在法庭审讯时,我公开为所谓的‘刘邓路线’进行辩护,根本不承认“叛徒、内奸、工贼”这个提法。他们以死刑相威胁,我依据周总理在十大政治报告反驳他们。不管将来如何为刘做结论,我的言行都没有构成犯罪。我反对‘打倒刘邓陶’,那正是我对党忠诚的表示,也正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政治品质的一种表现……在法庭上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。我以自由、家庭、生命作代价,就是为了保卫马克思主义,保卫做人的尊严,揭露那群真正的窃国大盗。如果有什么使你们母女得以安慰,那就是我对林彪、“四人帮”一伙横眉冷对,喜笑怒骂皆成文章。在法庭上打着锣宣传自己的观点而又从来没有遭到反驳。可见他们理亏,否则,早把我送上断头台了。甚至我在申诉中,就这样写道:‘感谢他们刀下留情,也没有割断我的喉管。’……”


点击查看更多图片

  孟氧从狱中发出的这封家书,写于1979年8月24日,当时离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公开平反还差整整半年时间。我是在前年6月才接触到有关孟氧历史资料的,并开始对他的女儿孟小灯进行了采访。

  孟氧原是人民大学政治经济系的研究生,195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。在经济史和经济学说史方面有着扎实的基础。他不仅遍读马恩文献,而且尽可能阅读马克思曾经读过的各种著作。《〈资本论〉历史典据注释》是他年轻时的一部重要著作。1955—1957年,他的这部著作以连载的形式在《教学与研究》杂志上发表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“孟氧”知名于经济学界。他的这部《注释》,几乎帮助了整整一代人学习《资本论》。

  他在判他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判决书上签字时,要求法官记录下他的严正声明:“我根本不是反革命,而是一个诚实的马克思主义者。”法官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  孟氧在狱中,依然刻苦攻读马恩著作。他每天都比别人早起一个小时,而晚上,则往往要比别人迟睡两三个小时。牢房里,二十个犯人分成两边,一边十个铺位。中间是一条过道。过道尽头,靠墙摆着一只尿桶。夜间牢房是不熄灯的。而那盏昏黄的灯,就安在尿桶的上方。为了能就着灯光夜读,孟氧就把自己的铺位调换到恶臭呛人的尿桶旁边。几年下来,他的鼻子竟失去了嗅觉,不辨香臭了。

服务信息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锦尚中国站长分享圈子 为站长提供最好的建站资源

美驻阿使馆险些被炸

美驻阿使馆险些被炸

JSF项目无尾设计战机曝光

JSF项目无尾设计战机曝光

南宁公安掀打黑“午夜风暴”

南宁公安掀打黑“午夜风暴”

东海舰队美丽女兵退伍后

东海舰队美丽女兵退伍后

战争中受尽蹂躏摧残的女性

战争中受尽蹂躏摧残的女性